咨询热线:138-0278-9200

您所在的位置: 广州律师咨询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李永添律师 李永添律师现执业于广州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李永添律师是广东省律师协会会员,广州市律师协会会员,也是广州妇联律师,百世传承遗嘱库律师团律师,找法网十大优秀律师。李永添律师执业多年,经办案件...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李永添律师

电话号码:020-66857288

手机号码:13802789200

邮箱地址:lawyertim@163.com

执业证号:14401201310017880

执业律所: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9楼

律师文集

家庭冷暴力是什么意思?

  对于家庭暴力都是有相关的法律保护的,但是什么是家庭冷暴力?这个怎么理解?精神暴力是否纳入家暴的范畴?小编为大家详细的介绍,欢迎阅读!

  什么是家庭冷暴力

  “家庭冷暴力”是指夫妻在产生矛盾时,是对对方表现较为冷淡、轻视、放任和疏远。其明显特征是漠不关心对方,将语言交流降低到最低限度,停止或敷衍性生活,懒于做一切家务等等。很多离婚案件的前奏就是家庭冷暴力。

  造成家庭冷暴力的直接诱因有第三者插足、婚外恋、重男轻女、性格不合、女方失去生育能力等等。家庭冷暴力作为一种隐形暴力形式,造成的伤害绝不亚于显性暴力,甚至还会造成精神隐疾。受到冷暴力对待,女性大多有委屈感、被控制感,感情变得脆弱、易激动,心理上常常处于孤独状态,健康受到极大损害;被冷暴力折磨的男性,往往因此变得多疑、自私、自卑、不愿与人交流。

  专家建议,对于家庭冷暴力,解决的方法因人而异。对于感情基础牢固、仅因一些小误会而产生隔膜的,建议多加强沟通、交流、关爱、理解;对于因男方严重过错导致的婚姻关系破裂,倡导女性自尊、自信、自立、自强;对于已造成严重精神损害或其他伤害的,应从法律上为受害者提供支持和服务。冷暴力是客观存在的,但目前很难把它纳入法律范围。要解决家庭冷暴力问题,更多的要依赖道德建设,妇联等社会组织提供的援助也很重要。此外,夫妻双方应改变观念,敞开心扉,正视问题,加强沟通,用心经营和提高婚姻质量。

  精神暴力是否纳入家暴的范畴

  12月21日,在北京开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对反家庭暴力法草案二次审议稿进行了审议。在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对反家庭暴力法草案进行初次审议后,草案吸收了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和社会各方的意见,在家庭暴力的定义、强调反家暴的共同责任以及对弱势群体的特殊保护等方面作出重要修改和完善。

  在反家庭暴力法的初次审议稿中,家庭暴力被定义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对家庭成员实施的侵害行为”。一些常委会组成人员、地方和部门提出,除身体暴力外,精神暴力等也是现实中经常出现的暴力形式,建议扩大家庭暴力的范围。对此,二次审议稿对家庭暴力的定义进行了修改:“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这一修改使得家暴的定义更加科学、准确,也使反家庭暴力法的适用范围与我国国情和实际更加贴合。

  此外,有意见提出,初次审议稿将家暴主体范畴局限于家庭成员,忽视了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的抚养、监护、寄养、同居等共同生活的人员。因此,二次审议稿在附则中增加规定: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规定执行。

  初次审议稿中明确规定,“反家庭暴力是全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政府有关部门等应当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做好反家庭暴力工作。”有意见认为,反家暴法应当进一步提倡建立和谐家庭关系,同时应当在把握好公权力介入家庭关系尺度的前提下,明确国家和政府的责任。对此,二次审议稿中不仅要求“家庭成员之间应当互相帮助,互相关爱,和睦相处,履行家庭义务”,而且明确提出“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国家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

  家庭和睦关系到社会的和谐稳定。制定反家庭暴力法,既是国际通行做法,也是现实需要,体现了对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权益的保护,体现了对人权的尊重与保障。但也有意见提出,初次审议稿对老年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保护力度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在司法实践中,因年老而丧失部分行为能力的老年人、残疾人遭受家庭暴力或者被忽视、遗弃的情况较多,草案应当增加规定一些特殊的保护措施。

  对此,二次审议稿作出相应修改,明确规定: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孕期和哺乳期的妇女、重病患者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当给予特殊保护。同时,二次审议稿还增加了一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因家庭暴力身体受到严重伤害、面临人身安全威胁或者处于无人照料等危险状态的,公安机关应当通知并协助民政部门将其护送到临时庇护场所、救助管理机构或者福利机构。

  强制报告、告诫书、人身安全保护令等主要制度是初次审议稿的一大亮点,但规定大多比较原则,有意见提出应当增强可操作性和约束力。对此,二审审议稿对强制报告制度作出重要修改,在中小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之外,将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也纳入到强制报告的主体之中,规定这些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发现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也得到细化和完善。二次审议稿将可代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主体由近亲属扩大到公安机关、妇联、基层自治组织、救助管理机构等,明确保护令由法院以裁定形式作出,并规定基层法院也可以管辖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此外,保护令的时限也进一步得到明确:一般为受理申请后的72小时以内,情况紧急的为24小时以内,公安机关和基层自治组织应当协助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执行。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咨询电话

138-0278-9200

 粤ICP备15027495号-2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5475 Copyright ©2017 www.homelv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9楼

电话:13802789200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